Banner
从怎么种到怎么销 为农提供全链条服务 三千“信
- 2020-06-01 04:18-

  前些日子,金东区源东乡万亩桃林花开正艳。区益农中心就开始与果农对接,筹划着帮助卖桃。邵勤旦摄

  为打通农业信息服务“最后一公里”,2014年农业部部署开展信息进村入户工作,要求每个行政村都有村级信息服务站。2017年,浙江省开始推进信息入户工作。作为传统农业大市,3年来,金华市已建成3123个村级信息服务站(益农信息社),配备了3123名信息员。去年创建县级益农中心,以实体化运作,帮助益农信息社常态化运营。

  今年一季度,益农信息社提供各类为农服务27万人次,涉及金额1931亿元,促成电子商务成交金额1065亿元,疫情未造成当地农产品大规模滞销。

  近日,记者走访金华农村,记录益农信息社和益农中心的服务故事,感受信息进村入户工作如何引发互联网与农业生产、经营的深度融合,推动乡村振兴。

  “像我这样喜欢研究的,以前常要跑农业局、农科院,请教各种问题。现在,我坐在大棚里,全国农技专家就在我身边。”浦江县浦阳街道同乐村农民石新法说。两年前,浦江县农业信息中心把他的家庭农场,作为益农信息社专业站点之一。浦江自建的益农信息社触摸屏,搬到他的农场里,他也成了一名信息员。

  划着触摸屏,石新法对记者说:“这台机子太好用了。国家的惠农政策、农产品市场行情、水电费缴纳、医院挂号等,只要想得到的涉农服务,这里都有。”前不久,他培育的新品种枸杞番茄叶子发黄,拍了照片,通过触摸屏上传后,屏幕上立刻跳出应对方法。“说是可能大棚高温高湿不通风造成的。我打开大棚,通了下风,果然好了。”石新法说。

  在石新法为农作物便捷地求医问药背后,是浦江县精准到位的信息进村入户方式。

  浦江县是农业部第二批信息进村入户试点县。“按照农业部建站有场所、有人员、有设备、有宽带、有网页、有持续运营能力的‘六有’要求,我们想:场所、人员、宽带、网页都不难。难在用什么设备,让农民喜欢,以及未来持续运营能力。”浦江县农业信息中心主任潘青仙说,在全县推进益农信息社之前,他们就与一家网络技术公司合作,借助大数据,对涉农信息进行归类、整合。

  记者在智能屏里看到,这里内容包容万象,条目清晰,分成公益服务、便民服务、惠农政策、病虫害识别等10多个板块。点开“惠农政策”,系统自动抓取的国家、省、市、县各级相关政策,农民阅读、查询很方便;在“价格检测”里,有农产品涨跌预警、每日行情、趋势预测等内容,也是一目了然;在“公益服务”里,各种农业报刊也能在线看;还有便民服务,除了能交水电煤费、充话费、买火车票外,还能足不出户挂上省里、市里医院的号;而“病虫害识别”更显智能,选择好农作物种类,上传视频,系统就会自动给出病虫害防治办法。

  潘青仙介绍,益农信息社分标准站、专业站、简易站等3类。标准站通常建在行政村,设在村办公大楼里,信息员多为村干部,要提供公益服务、便民服务、电子商务和培训体验服务。石新法的是专业站,依托于家庭农场而建,以提供农业专业服务为主。石新法着迷于病虫害识别版块,他说:“亲戚朋友家的农作物长虫生病,都把照片发到我这里,让我用系统帮助诊断。”

  浦江浦南街道石埠头村益农信息社是个标准站,信息员张瑞任务就重了。从帮买车票、医院挂号,到上淘宝买鞋子、收快递,都是她的服务内容。村支书黄惟善说,益农信息社就设在村办公楼里,张瑞是村民找得最多的人,“靠一台智能屏,张瑞能帮他们买东西、查政策、问价格……村里很多服务都承担了。”

  浦江试点成功后,类似的大屏,遍布金华各县(市、区)益农信息站。记者采访时,浦江又先行一步,专门开发了益农信息社手机客户端,方便农民使用。

  疫情期间,武义县益农信息中心主播不间断在线直播菜农刚送到的新鲜蔬菜和水果,让各地网友选购。张建成李云升摄

  数据显示,疫情最严重的2月,金华各地益农信息社组织销售农产品500多吨。当地农产品未出现大规模滞销现象,某些品类还因市场拓展而俏销。

  金东区塘雅镇桥头陆村农民赵宏文怎么也想不到,他家滞销的9000多斤春香橘柚,短短10多天就只剩1000来斤了,价格还与去年差不多。“2月底,我家来了几个人,说是区益农中心的,信息员把我家滞销的消息告诉了他们。做了产品检测后,谈妥了价格,就帮我在网上卖了。”赵宏文说。

  金东区岭下镇岭一村苗木种植大户朱寿权同样想不到。年前,他听过区益农中心的培训课,加入益农中心组建的微信群。受疫情影响,他家精品柑橘“红美人”小苗一度滞销。消息报告给区益农中心后,中心通过农民信箱向全省发布信息,“一个月左右时间,全区30万株‘红美人’全卖完了,价格还涨了。”朱寿权说。

  尽管每个村都按照农业部“有文化、懂信息、能服务、会经营”的选人要求,但因农村人才短缺,益农信息社“公益服务、便民服务、电子商务和培训体验服务”四大服务,大多只能提供前面两项,尤其是电子商务里的农产品网上营销存在很大难度。

  “我们做过调查,信息员大多50来岁,最多会用微信。不经过长时间的培养,让他们帮助网上营销是不可能的任务。”金东区农业农村局工作人员孔子鹰说。

  如何实现这一目标,帮助农产品出村?去年10月,金东区成立了区级益农服务中心,引进了一支懂网络、擅销售的运营团队。日常的电子商务服务,由运营团队指导信息员操作,包括收集本村涉农主要产业和规模大户的种养品种、生产规模、产出季节等,精准架构农产品供应信息平台,整合梳理杂乱的农产品出产信息。与此同时,运营团队依托供应平台的大数据,与各大电商平台精准对接,保障销售。

  益农信息社把芋头变废为宝后,武义县王宅镇汤处村农民在田头抢收芋头。张建成摄

  赵宏文和朱寿权的销售难,都是这样破解的。种植户通过微信或电话上报滞销信息,信息员收集后报到区益农中心,益农中心再组织人员进村核实,然后以益农中心统一价格、统一包装、统一品牌,对外销售。“金东区的农产品,对外都‘一张脸’,既好认也有规模效应,容易在互联网上打响品牌。”孔子鹰说,如今,已有杭州、上海等地消费者认益农中心牌子。不少淘宝卖家也开始上架金东益农中心产品,由区益农中心统一供货。

  武义比金东还早。去年6月,武义县成立县级益农中心,并引进农产品销售运营团队,操作手法娴熟。为摸清底数,县益农中心带领信息员建立了120多种优质农产品数据库;为精准销售,县益农中心组建项目组,带着信息员对每样入库产品进行分析,做出营销预案。这些举措拓宽了农产品销售渠道。据统计,去年武义农产品销售额增长86%。

  “益农中心就像一个网络销售公司。有了他们,农民的农产品销售就有了靠山。”金华市农业局信息中心主任赵剑波说。目前,金华已有武义、金东、婺城、浦江等4个县(市、区)成立县级益农中心,中心作为龙头,牵引村级站点发挥作用。婺城区董村信息员鄢继琼联合区益农中心,仅今年就为他们村售出6万斤农产品。

  武义县益农中心组织信息员上培训课,更新信息员的理念,提高他们的能力。张建成摄

  武义县益农中心主任徐上从事益农信息社工作已3年,村级益农信息社能否持续运营,曾经困扰着她。徐上认为,政府补贴有限,要保障益农社常态化运营,要解决两件事:一是信息员要有动力,二是农民要得实惠。

  比如:要实现益农信息社四大服务中的“电子商务”服务,就必须提升信息员能力。

  与有的地方的信息员相对固定不同,武义信息员能上能下,管理严格。其中“百人精英信息员”微信群成员,都是在通过层层选拔后分入项目组的,周周都有培训课,业绩不佳要踢出群。同时,武义还建立了利益共享机制,信息员代销农产品、提供运营经营性服务可取得相应佣金。据统计,去年武义县益农信息中心已助力金蝉花、蜜梨、猕猴桃等60多种优质农产品销售,交易额突破1000万元。近30名骨干信息员月收入稳定在2000元以上,最高的达到1.3万元。

  除了利益共享,信息员还在学习实践中增长了本领。在武义县王宅镇汤处村信息员汤晓春心中,最难得的是学到了发现的眼光和网络销售能力。50多岁的老汤,去年春天开始担任村信息员。汤处村是毛芋种植大村,全村种植面积1300多亩。随着生活水平提高,消费者只吃芋籽。每到毛芋丰收季节,汤处村田头村尾常丢弃成堆的芋头。

  “每亩1000多斤芋头,没人吃,全都丢了。”去年夏天,徐上到汤处村走访时,汤晓春对她说。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我当时觉得,农民增收本来就难,这样的资源浪费,实在可惜。”徐上说。两人深聊后发现,汤处村有个别农户把芋头蒸熟晒干加工成丝,口感不错,蛮受邻里欢迎。

  “何不把它变成一种新零食呢?”徐上当即拉着汤晓春,组建了汤处芋头项目组。经过数次尝试调味,农家的零嘴芋头丝,被包装成为网红产品“汤处芋头怪”,通过在村里搞活动、搞直播,向杭州、上海及武义本地市场推广。汤晓春跟着益农中心工作人员,见证了“汤处芋头怪”诞生、销售、推广,还上了直播间为新产品代言。

  汤晓春的一句“无心之语”,澳门赌城在线,给村里每亩芋田增收400元,全村增收52万元。汤晓春说:“这太让我震撼了。换个思维方式,起个好名字,换个好包装,站在镜头前说一说、笑一笑,就可以卖出那么多钱。”经过半年的跟踪学习,汤晓春已成长为“汤处芋头怪”项目负责人。这些天,毛芋还在田里,他的电话就已被邻村的毛芋种植户打爆了,要求加入到“汤处芋头怪”项目。

  武义做出的探索,渐已影响周边县市。婺城区、金东区都已加强信息员的培训、指导,对信息员队伍实行动态管理。为更好地培养信息员,金华市农业农村局还与当地农信系统签订合作协议,实现站点共建、资源共享,让信息员成为信贷员,拥有多重身份、多重能力。像婺城区就有7位信息员,成为金华成泰农商银行的信贷员。

  这些年,我省各地冒出不少淘宝村、电商村。直播、网红、短视频等,也成了不少农民的常用语。然而,这些都是冒尖的、能够主动搭上时代快车的农民。在采访中记者发现,还有一些农民连智能手机都不太会用,但他们对信息的需求一样迫切。他们大多年过半百,说起通过益农信息社在网上卖掉农产品时眉飞色舞,想跟上时代的意愿强烈。作为普惠式、兜底式、系统化的信息服务,益农信息社正好满足了他们的需求,也得到他们的认可。

  互联网时代信息纷杂,极易在信息海洋中迷失。一些农民虽有智能手机,但很难从信息海洋中找到有用信息,智能手机还没有成为“新农具”,发挥不了连接市场、连接城乡、连接科研院所的作用。此外,农产品销售难一直困扰着广大农民,市场那只手对他们来说太琢磨不定。有些农民告诉笔者,他们面对市场常有种瞎子摸象的无力感。特别是看到年轻人的农产品能够通过网络卖出高价时,时常感到失落。除了会种,还得会卖。但这样的技能,他们并不是起早摸黑往田里花力气就能掌握。

  金华市紧紧抓住农民需求,因地制宜在农村建立较为完善的信息服务组织架构,通过精准收集涉农信息,在农村培养一批沟通城乡、供需的信息员队伍,就如在农村建立一支“信息保姆”队伍,打通了农业信息服务的“最后一公里”。